文化山西:晋中是“和”文化的发祥地

文化山西:晋中是“和”文化的发祥地
魏绛和戎,可以称之为我国“和”文明的肇始,也是我国前史上第一次提出民族联合的方针  晋中前史悠久,早在100万年从前即有人类繁衍生息,留下160余处旧、新石器文明遗址。传说大禹年代“翻开灵石口、空出晋阳湖”,使烟波浩渺的昭馀泽薮,变成晋中平川的沃野之地。商代晋中区域是商文明与北方文明抗衡的直接控制区,以灵石旌介商墓为代表,开掘了3座较大型墓葬,整体来看应属商文明体系。商代后期,箕子封邑于箕(今榆社、太谷一带),始建城邑。  西周初年,周王室为了稳固其控制,大力推广宗法分封,周成王(周武王之子)封其同母之弟叔虞于古唐国,唐国是殷周时期存在于今山西南部的翼城、曲沃、襄汾和绛县之间方圆缺乏百里的一个小国。周王室对这次分封极为注重,为此曾举办过盛大的封爵典礼和盛大的授土授民典礼。周王室不只恩赐叔虞稀世的战利品和授土授民,还由于唐国周围被戎狄国家所围住,特此规则了治国方针即“启以夏政,疆以戎索”,要求“夏政”与“戎索”兼施并重,既在夏人的故墟,又在多山的戎狄区域;既发扬夏氏民族的传统,又尊重戎狄民族的习气规章,量体裁衣地管理自己的诸侯国。  叔虞身后,其子夑父继位,国都迁到肥美的晋水之畔,改国号为晋,成为我国前史上第一个更改国名的君主。从叔虞经九世至穆侯,大约相当于西周时期。这一时期除了鼻祖叔虞以晋献嘉禾在诸侯中曾居于特别位置之外,其他晋侯治绩平平,使得晋国在诸侯国中位置不高,边境少变。晋献公即位之初,正值齐国称雄华夏,楚国现已勃兴,郑国也曾构成过所谓的“郑庄小霸”,秦国亦有较大开展,国内内争刚刚完毕,百废待兴。晋献公在安稳和稳固其控制之后,对外吞小食大开疆拓土,坚持不断对外用兵,使晋国的地舆界域大大打破“河汾之东方百里”的规模,不只跨过黄河抵达今河南豫西部分区域,并且覆盖了简直整个晋南区域致使今晋中的南部区域,他也因而被称为晋国的“始盛之君”。公元前636年晋献公之子重耳通过骊姬之乱,逃亡19年后回国即位,是为晋文公。公元前632年,城濮之战,晋国以少胜多,大北楚军。战后晋文公大会诸侯于践土(今河南原阳西南),周襄王封爵晋文公为“侯伯”,并将河内、阳樊两地赐给晋国,晋国南部边境进一步扩展到今河南济源西至新乡一带,晋文公的霸主位置得以正式树立。  早在叔虞封唐之前,周武王(周文王之子)对发兵讨伐战役中的有功之臣,按战功巨细分为公、侯、伯、子、男五个爵位按级封侯,少量民族山戎族一支部落的领袖就被封子爵,在封地无终山(今河北玉田县城区6.7公里处)一带树立无终国。至晋悼公时,晋国仍是诸侯实力强壮的盟主,而戎人国家由于秦国在关中区域的兴起,不断吞并戎国,戎人在西部难以安身,只得向东搬运。燕国紧邻无终国,由于其时国力不盛,底子无力南顾,无终国得到兴国开展的机会。这时的无终国君嘉父,励精图治,战略非凡,内修国政,加强武备,于晋悼公三年(公元前570年)对外联络其他十几个戎人国家,并至无终国,歃血定盟。一起,活跃推动与晋国的亲和联系,居于晋中一带的戎人此刻并入无终国。  公元前569年,嘉父派青鸟使孟乐入晋国纳虎豹之皮,恳求与晋国议和。晋悼公认为“戎狄无亲而贪,不如伐之”。晋国司马魏绛向他陈说和戎五利:“戎狄荐居,贵货易土,土可贾焉,一也。”戎狄为立刻民族,以游牧为主,因而小看土地,注重资产。晋国可以使用戎狄的这一特性以资产向其交换土地,然后扩展晋国的北部鸿沟。“边鄙不耸,民狎其野,穑人成功,二也。”与戎狄的比年战役导致晋国北鄙耕耘旷费,公民非常疲敝。而与戎狄修好,则公民可休养生息、回归土地,农业生产就可以得到确保。“戎狄事晋,邻居轰动,诸侯威怀,三也”。戎狄归降晋国,诸侯必定要遭到轰动,如此则晋国的国威必将大震。“以德绥戎,师徒不勤,甲兵不顿,四也。”消弭战役,既可以涵养戎行,也可以节省保存战役物资。“鉴于后羿,而用德度,远至迩安,五也。”从前史动身,以史为鉴,以德服人,才干真实国泰民安(《左传·襄公四年》)。  晋悼公接受了魏绛的主张,遣使魏绛北上和戎,所到之处皆以盟约之策使得诸戎朝晋,仅用8年时刻,便取得了晋国与戎狄天伦之乐的局势。现晋中市所辖大部分县区从南部灵石、介休至北部榆次、寿阳包含周边吕梁市的文水县、太原市的清徐县、阳曲县以货易土、兵不血刃归入晋国地图。和戎的成功,使晋国可以会集力量逐鹿华夏,而无后顾之虑,魏绛和戎战略关于晋悼公再次称雄华夏作出活跃奉献,《国语》称,晋国“于是乎遂伯(霸)”。  魏绛,姬姓,魏氏,乃魏犫之孙,魏武子之子,身世于世家大族。晋悼公即位元年,为了撮合强族,对世家子弟广泛进行封赏,魏绛自己即在此刻被任命为中军司马,担任掌握军中法度,并因宗族联系而得以位列入卿大夫,但在辅佐晋悼公期间却真实做到了以国家利益为主,法律严肃、不畏权贵、居功不傲、高枕无忧,在晋国中兴霸业的过程中立下丰功伟绩。特别是他远见卓识,力主和戎,使晋国终究达到了扩展边境和增强国力的两层作用。晋国君臣为赞誉魏绛的功劳,取魏绛之“魏”,榆次之“榆”,将和戎得来的榆次更名为“魏榆”,晋悼公还赐予其乐工和乐器。榆次人为了留念这位给他们带来平和安定日子的功臣,将榆次东南八缚岭上一座魏绛和戎过程中从前停步过的山峰命名为“绛立圪塔”。魏绛这位晋国杰出的政治家终究因功改封在安邑(今属山西运城),身后谥号曰“庄”,后世也因而多称其为“魏庄子”。  从前史文明开展的视点看,魏绛和戎本质上是唐国初年“疆以戎索”文明战略的连续。西周初年,晋国周围的戎狄部落有条戎、白狄、骊戎、北戎、狐氏戎、赤狄、茅狄、陆浑之戎等。要坚持社会安稳和开展,有必要处理好与周边民族的联系,相互影响和促进势不可免。事实上,晋国公室所代表的周礼正统文明一向处在与晋国周边夏、戎文明的交融之中。比方晋国与戎狄的长时间作战中,逐步遭到戎狄配备、战术、军种的影响,效其而为之,理应是晋国在春秋时期军力强壮的原因之一。别的,社会上层与周边戎狄之人的通婚,在各个前史时期都有发作。特别是“曲沃代翼”今后,在晋献公和晋文公的妾姬之中,戎狄之人并非罕见,致使朝廷重臣中也经常呈现戎狄后嗣。晋文公“攘夷”,仅仅着重华夏文明的主导位置,并不排挤周边少量民族文明,魏绛和戎之举是晋国前史文明与周边少量民族文明相交融的一次会集体现。这是我国前史上第一次提出民族联合的方针,并拓荒了前史上华夏民族争夺联合少量民族最成功的先例,对后世用非暴力手法处理族群之间、国与国之间的纷争、促进各民族交融开展有着极为重要的先导含义。  魏绛和戎,可以称之为我国“和”文明的肇始,晋中名副其实地成为“和”文明的发祥地。正是由于晋文明中早已生长着包容周边文明的种子,才会在战国时期呈现赵武灵王“胡服骑射”的文明整合,也才会从汉代开端在山西区域逐步构成多民族文明共同开展的大局势。  从古代政治文明演进的视点看,魏绛在“和戎”过程中寻求并实践民族调和、友善、平和,以德服人,以仁施政的理念,这在我国古代政治思想史上都具有开创性的含义,也是魏绛和戎可以彪炳千秋的主要原因。(高雄辉)

Add a Comment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